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卫西谛,照常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影评人

网易考拉推荐

请活下去吧!(关于《维荣之妻》)  

2010-06-07 11:37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by 卫西谛

还记得吧?《被人嫌弃的松子》里提到了太宰治的句子“生而在世,我很抱歉”,这是他的短篇《二十世纪旗手》题目的引句(据说原作者寺内寿太郎被太宰无注引用后极端抑郁不知所终)。虽是引言,但也可以看作是太宰治“人间失格”的人生态度。《维荣之妻:樱桃与蒲公英》是根据太宰治的小说改编的电影,这部小说本身的自传性很强,所以浅野忠信扮演的作家大谷演得就是太宰治,他屡屡托腮的动作,依照的也是太宰治的模样。这部电影里的主角大谷亦是活脱脱的“无赖派”作家的写照:赖账、抢夺、乱情、酗酒、冷漠,或者说毫无罪恶感。如果脱离太宰治本人的文学成就,仅就一个男人而言,他肯定让人厌恶,并且无可救药。

原著/电影之题里的“维荣”是十五世纪的法国诗人Francois Villon,写过《大遗言集》《小遗言集》,是个放浪形骸之辈。太宰治将自己和小说主角大谷都比作这位著名的浪子。而将松隆子扮演的女子佐知喻为“维荣之妻”,事实上,她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主角,这是一位柔弱、顺从,却无比乐观和坚韧的女子。影片背景是日本战后的艰难岁月,故事的开始令人有些不知所措——大谷先是抢了一家酒馆的五千块钱、又当中妻子的面用暴力手段从事主面前逃走——没想到有男人会如此无赖,又好气又好笑。影片的缺憾在于未能表现太宰治/大谷本人对自我和人间的清醒审视,仅让观众看见他在无缘故的痛苦中不可自拔。

好在《维荣之妻》的焦点是描写佐知,她甘愿在酒馆务工还债的段落是整部电影里最欢快的时刻,她用自己春风般的和善感染着所有的人,只有丈夫在她面前无法获得拯救。影片中有一段有趣的对白。佐知对大谷说:“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,我就感到幸福”。大谷不屑地回应:“女人有什么幸福和不幸!”佐知好奇地反问:“那么男人呢?”大谷沉重地答:“男人只有不幸。”如果不对照现实中的太宰治,大谷的回答多少一些装腔的滑稽。影片后半段反转过来,闪回到三年前大谷曾经毅然出手、拯救过为了恋人而偷窃毛衣的佐知。这对在幸福与不幸中错位的夫妻似乎也能让人理解起来。我看有的影片介绍副标题“樱桃与蒲公英”,说“略带甜味又容易受伤的樱桃”是比喻丈夫大谷,而“适应环境又质朴诚实的蒲公英”这是形容妻子佐知,也说得通。

导演根岸吉太郎,70年代也是拍色情片的,80年代开始拍正经电影。《维荣之妻》是去年旬报第二名作品,拍得规矩流畅,绝不煽情,宛如明月流水(战后街景颇有“日活之风”)。喜剧感、神经质、小悲伤,兼而有之。影片因赞美女性的生命力而动人,在舒缓的节奏里夹杂许多对男性的讽刺,使得这部影片亦不沉闷。松隆子、浅野忠信、广末凉子、妻夫木聪和堤真一让这部影片熠熠生辉。太宰治一生四度自杀未遂,最后投水而死。电影里也采用了他的故事,比如大谷和情人去林中吞服安眠药,因剂量不够而未遂,但警方要诉他“教唆自杀”之罪,被佐知搭救出来之后。大谷有气无力、百无聊赖地行走在街上,佐知握定他的手鼓励他“只要能活下去就好”。尽管太宰治本人最终投水而亡,但这部电影却给人一种“生的勇气”,这种勇气并不激越,相反很柔美。

即使堕落到底、痛苦到底、艰难到底,这样的鼓舞十分可贵,“请活下去吧!”,最简单也最坚定。这是《维荣之妻》最让人感动的地方。

【《周末画报》iphone app iWeekly,可浏览本博客专栏】

请活下去吧!

——维荣之妻:樱桃与蒲公英

卫西谛

《维荣之妻:樱桃与蒲公英》是根据太宰治的小说改编的电影,这部小说本身的自传性很强,所以浅野忠信扮演的作家大谷演得就是太宰治,他屡屡托腮的动作,依照的也是太宰治的模样。很多人知道太宰治是在《被人嫌弃的松子》里提到的句子“生而在世,我很抱歉”,这是他的短篇《二十世纪旗手》题目的引句(据说原作者寺内寿太郎被太宰无注引用后极端抑郁不知所终)。虽是引言,但也可以看作是太宰治“人间失格”(丧失为人的资格)的人生态度。这部电影里的主角大谷亦是活脱脱的“无赖派”作家的写照:赖账、抢夺、荒淫、酗酒、冷漠,或者说毫无罪恶感。如果脱离太宰治本人的文学成就,仅就一个男人而言,他肯定让人厌恶,并且无可救药。

原著/电影之题里的“维荣”是十五世纪的法国诗人Francois Villon,写过《大遗言集》《小遗言集》,放浪形骸、无恶不作。太宰治将自己和小说主角大谷都比作这位著名的浪子。而将松隆子扮演的女子佐知喻为“维荣之妻”,事实上,她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主角,这是一位柔弱、顺从,却无比乐观和坚韧的女子。影片背景是日本战后的艰难岁月,故事开始令人有些不知所措——大谷先是抢了一家酒馆的五千块钱、又当中妻子的面用暴力手段从事主面前逃走——没想到有男人会如此无赖,又好气又好笑。影片的缺憾在于未能表现太宰治/大谷本人对自我和人间的清醒审视,仅让观众看见他在无缘故的痛苦中不可自拔。

好在影片的焦点是描写佐知,她甘愿在酒馆务工还债的段落是整部电影里最欢快的时刻,她用自己春风般的和善感染着所有的人,只有丈夫在她面前无法获得拯救。影片中有一段有趣的对白。佐知对大谷说:“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,我就感到幸福”。大谷不屑地回应:“女人有什么幸福和不幸!”佐知好奇地反问:“那么男人呢?”大谷沉重地答:“男人只有不幸。”如果不对照现实中的太宰治,大谷的回答多少一些装腔的滑稽。不过,影片后半段反转过来,闪回到三年前大谷曾经毅然出手、拯救过为了恋人而偷窃毛衣的佐知。这对在幸福与不幸中错位的夫妻似乎也能让人理解起来。有人解释影片的副标题“樱桃与蒲公英”,“略带甜味又容易受伤的樱桃”是比喻丈夫大谷,而“适应环境又质朴诚实的蒲公英”这是形容妻子佐知。

导演根岸吉太郎,70年代也是拍色情片的,80年代开始拍正经电影。《维荣之妻》是去年旬报第二名作品,拍得规矩流畅,绝不煽情,宛如明月流水(战后街景颇有“日活之风”)。影片因赞美女性的生命力而动人,在舒缓的节奏里夹杂许多对男性的讽刺,使得这部影片亦不沉闷。松隆子、浅野忠信、广末凉子、妻夫木聪和堤真一让这部影片熠熠生辉。太宰治一生四度自杀未遂,最后投水而死。电影里也采用了他的故事,大谷和情人去林中吞服安眠药,因剂量不够而未遂,但警方要诉他“教唆自杀”之罪,被佐知搭救出来之后。大谷有气无力、百无聊赖地行走在街上,佐知握定他的手鼓励他“只要能活下去就好”。尽管太宰治本人最终投水而亡,但这部电影却给人一种“生的勇气”,这种勇气并不激越,相反很柔美。

即使堕落到底、痛苦到底、艰难到底,这样的鼓舞十分可贵,“请活下去吧!”,最简单也最坚定。这是《维荣之妻》最让人感动的地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92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