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卫西谛,照常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影评人

网易考拉推荐

德游日志:路过欧洲二十三城记(之十三)  

2010-06-13 21:34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题图:魏玛彩色的民居】

by 卫西谛

2009年6月13号  魏玛 埃尔福特

今天去魏玛。虽然这是一个如此熟悉的名字,但是直到走出中央火车站之前,我们对它的毫无概念,甚至无从想象。走出车站,就只见一条笔直的绿荫黑石路 ── 卡尔?奥古斯特大街,立即令人心情愉悦起来。当然,就会想起安徒生给魏玛写下的最著名的广告词:魏玛不是一座有公园的城市,而一座有城市的公园。出火车站时发现,连脚下的人行横道线也是由黑白两色的鹅卵石相间铺就。魏玛因为沾上了“魏玛共和国”的名声,总让人误以为是某代帝都,实际上它仅是一座人口六万的小城。和德国别的小城几乎一样,从火车站出来,走上20分钟,就可以到达市中心,而中心由几个广场组成,在四周随时可以和歌德、席勒、李斯特、巴赫、普希金“相遇”。

从卡尔?奥古斯特大街往下走不远,就可看到一个慷慨激昂的雕像,这是曾给列宁抬过棺的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?台尔曼(Ernst Th?lmann),如今在烈日下已经无人听他讲演,但立即将我们拉进了魏玛乃至德国风云跌宕的近代史中。1920年台尔曼被选为德共中央委员,在之前一年,罗莎?卢森堡与卡尔?李卜克内西被半军事组织自由军团杀害,当时柏林局势可谓腥风血雨,国民议会怕受影响,改在魏玛召开。制定了“魏玛宪法”,这是历史上第一部民主宪法,于是这一时期的德意志帝国被称为“魏玛共和国”,但实际上这里没有成为过首都,议员们很快都回柏林去了。1933年希特勒宣誓成为总理,共和国消亡,第三帝国兴起。那位共产党主席台尔曼曾在1932年3月第二次作为候选人参加德国总统大选,竞选对手是当时在职的冯?兴登堡和希特勒。据说,当时德共的竞选口号是“投票给兴登堡就是投票给希特勒,投票给希特勒就是投票给战争”。口号写得又准确又响亮。1933年台尔曼在柏林被盖世太保逮捕,1944年濒临绝路的希特勒想起了集中营里的台尔曼,将他杀害。

1945年之后,东德的城市里到处都有以台尔曼命名的大街、学校和工厂,不过现在他的雕像孤零零地站在一块小空地上,几乎无人在意。我们也是匆匆走过,朝着老城区的地标赫尔德大教堂走去。这座教堂正式的名字叫圣彼得和圣保罗教堂,有一个线条优雅、黑瓦饰面、在阳光下灿灿生辉的尖顶,在老城区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望见它纤细的顶端。教堂内部最著名的是由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画家卢卡斯?克拉纳赫(Lucas Cranach)父子完成的圣坛雕刻。马丁?路德来这里传过教。在往前走一点,就是热闹的Markt。在这里有一座所谓“后哥特式”的市政厅,不算特别壮观;对面是一座被称为“城市之家”的建筑,我站在远近欣赏了不少时间,被它侧面的绿色木结构线条吸引住了,如今这里就是魏玛的“旅游信息中心”(Information);紧挨着它的旁边也是一个景点,就是老卢卡斯?克拉纳赫的故居。

【魏玛中心的一个广场】

但是Markt热闹的一景,根本不是这些老建筑,而是很多人围住的一处顶篷上有巨大烤香肠标志的摊点。这个“烧烤摊”几乎出现在全球所有去魏玛游客的相机里,我们也不免俗,拍了一张。因为这就是著名的“图林根香肠”,这个“烧烤摊”已经国际化到,旁边竖着的小黑板上写着日文、韩文、中文还包括繁体字和简体字!后来,图林根香肠成了我们爱吃的快餐,虽然一根粗长巨大的香肠、夹在两片小小的面包里、还被抹上黄色或红色酱,乍一看觉得极其怪异,但确实好吃。

用罢香肠,我们坐在旁边的台阶上稍事休息之后,穿过两条小巷,转到了魏玛最重要的景点之一:一尊歌德和席勒握手并肩而站的雕像(背景是起草魏玛宪法的国家剧院)。从雕像上来看,有特意突出歌德对席勒的爱护之意,从外貌上来看,一老一少,实际上他们相差是十岁。这个塑像非常有名,据说全世界许多城市都有复制品。歌德对魏玛来说几乎意味着一切(起码在文化上)。1776年,30岁不到的歌德来到魏玛公国做“枢密公使馆参赞”,几年后应年轻的大公卡尔?奥古斯特之请进行政治改革,歌德在这里还开始了自然科学的研究。1787年歌德结识了席勒,他们的友谊持续到席勒去世,如同这座著名的雕像所表现的。众所周知,他们合作的时期成为德国文学史上的“古典主义”时代。歌德在魏玛一直住到写完《浮士德》,说完那句著名的“多些光!”,然后去世。

但是,我们并造访歌德故居和席勒故居,对于不甚了解德国文学的我们来说,花时间寻找并参观名人故居有点浪费时间。我们最直接地走进了包豪斯博物馆。来德国之前,我的心愿就是去三个包豪斯——魏玛、德绍和柏林——的校址去看一看。不巧的是在魏玛我们错过了进包豪斯大学参观的机会;而德绍因路途不顺,最终没有去成;去柏林的时候包豪斯正在修缮,闭馆了。好在我们到这个博物馆,小小回顾了一下包豪斯的历史,但展览过于简陋,走一圈不需要花很多时间。说起来,包豪斯学校打破了工艺技师与艺术家之前的职业阶级观念,影响到我们如今的生活的各个方面,从我们现在坐着的椅子、用过的水壶到建筑与室内装饰——“它改变了一切东西的模样”。好玩的是,在包豪斯没有教师与学生的分别,叫做“大师”、“熟练工”和“学徒”;也没有科系,只有“木工工坊”、“编织工坊”、“陶瓷工坊”、“书装工坊”等几个工作室。包豪斯的创始人是建筑师沃尔特?格罗比乌斯(Walter Gropius),他当时著名到马勒的遗孀都曾答应嫁给他。格罗比乌斯请来的重要教员都是画家,被聘为“形式大师”、“色彩大师”,其中有约翰?伊登、保罗?克利、康定斯基,后期还有乔治?蒙克。所以,在包豪斯博物馆参观,其实是接受一次现代设计史教育。

【大学图书馆前的巨型木椅】

从彩色的点面线里走出来,投身到外面的小广场去,立即就能感受到魏玛最鲜活的生活气氛。我们走过时,从这边看见两个年纪小小的小提琴手正在表演,从那边有露天咖啡座上闲坐的人们。随便在错综复杂的小街小巷里走走,都会发现意外,比如我们从景色美丽的伊尔姆公园门口经过时,看到了普希金塑像;拐两个弯又从巴赫的雕像面前走过(巴赫在魏玛创作了大部分管风琴作品)。如果进入Demokratie广场,就可以看到卡尔?奥古斯特骑马的雕像。在雕像对面的巷口,我们没有错过看“大象旅馆”的机会。在这个旅馆里,门德尔颂、巴赫、李斯特、瓦格纳、托尔斯泰与托马斯?曼都曾经在此住过……当然,还有希特勒,他曾在旅馆的阳台上发表演讲。

【广场前演奏的小小小提琴手】

但是比起这些声明显赫的地方,我更爱在魏玛的午后走过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角落。那些有着淡雅色彩的民居外墙,安静从容的小巷拱门,以及空无一人的僻静院落。我们穿过一条毫不起眼的街道时,看见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墙上涂鸦,表情和动作都极为认真,我一般并不近距地拍摄路人,可是也忍不住拿出相机给她留了影。魏玛之行接近尾声,对照地图走了一个6字型,回到最初来到这里的卡尔?奥古斯特大街。我有些留恋那些漂亮的民居,就走近拍了几张,回来之后在一张照片上发现有座外墙上写着一行字:“Ein Zuhause ist, wohin man geht, wenn einem die Orte ausgegangen sind.——Barbara Stanwyck”。Barbara Stanwyck不是德国人,是地道的好莱坞明星,演过比利?怀尔德的《双重赔偿》。我请教了译林社的陆志宙老师,才懂那句话的大意——家,是外面的世界离开我们时,我们想去的地方。魏玛人真是太有爱了。

【遇见涂鸦的美少女】

在魏玛坐火车回哥廷根的路上,半个小时之后就路过了图林根州的首府埃尔福特(Erfurt)。在魏玛市中心到处洋溢着传统文化的气氛,没有意识到这是原东德的区域,但是在埃尔福特,就能感受到东德与西德的区别,在这里买食品遇到的营业员、在列车上遇到的检票员,英语基本不太会,礼貌和气质上也稍欠缺。我们一下火车,就看到许多年轻人,很多留着染色的朋克头,难看的彩色紧身裤,在站前广场大呼小叫。初来乍到,又已经算是傍晚,让我们颇有点不安。但是沿着这个城市的电车铁轨往下走,却是别有趣味。在德国的大城市中,埃尔福特是在轰炸中受损较小的,所以只要你愿意走上一小时,就能看到好几座辉煌的教堂,造型各异,全部精雕细琢,有点看不过来的感觉。马丁?路德曾在这里读书,并在奥古斯丁修道院做第一次弥撒。在一个较大的Domplatz,整个广场人满为患,即使是喝啤酒的气氛,这里也比西德的城市喧闹许多,那种氛围来得粗旷、热闹而亲切。我们也未停留,一直继续往前走,经过一座中世纪克莱默大桥,上面有30多座房屋,是欧洲最长、住户最多的桥屋。我们的路线基本跟着Lonely Planet走,这条路线的终点是一个叫“海鲜市场”的地方,但是怕错过往哥廷根的最后的快车,我们最终没有到达终点,就赶紧找路折回了。赶回哥廷根的时候,已近夜里11点,掐着时间,赶上了回尼古拉斯山上的末班5路车。禁不住由衷感谢这里的夏天,日长,让我们生生多出三个钟头乱逛。

【魏玛午后僻静的角落】

【魏玛的大商场门前】

图片制作:金泡泡

【《德游日志》请勿自行转载,谢谢!】

2009613 魏玛 埃尔福特

今天去魏玛。虽然这是一个如此熟悉的名字,但是直到走出中央火车站之前,我们对它的毫无概念,甚至无从想象。走出车站,就只见一条笔直的绿荫黑石路——卡尔·奥古斯特大街,立即令人心情愉悦起来。当然,就会想起安徒生给魏玛写下的最著名的广告词:魏玛不是一座有公园的城市,而一座有城市的公园。出火车站时发现,连脚下的人行横道线也是由黑白两色的鹅卵石相间铺就。魏玛因为沾上了“魏玛共和国”的名声,总让人误以为是某代帝都,实际上它仅是一座人口六万的小城。和德国别的小城几乎一样,从火车站出来,走上20分钟,就可以到达市中心,而中心由几个广场组成,在四周随时可以和歌德、席勒、李斯特、巴赫、普希金相遇。

从卡尔·奥古斯特大街往下走不远,就可看到一个慷慨激昂的雕像,这是曾给列宁抬过棺的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·台尔曼(Ernst Th?lmann),如今在烈日下已经无人听他讲演,但立即将我们拉进了魏玛乃至德国风云跌宕的近代史中。1920年台尔曼被选为德国共产党中央委员,在之前一年,罗莎·卢森堡与卡尔·李卜克内西被半军事组织自由军团杀害,当时柏林局势可谓腥风血雨,国民议会怕受影响,改在魏玛召开。制定了“魏玛宪法”,这是历史上第一部民主宪法,于是这一时期的德意志帝国被称为“魏玛共和国”,但实际上这里没有成为过首都,议员们很快都回柏林去了。1933年阿道夫·希特勒宣誓成为总理,共和国消亡,第三帝国兴起。那位共产党主席台尔曼曾在19323月第二次作为候选人参加德国总统大选,竞选对手是当时在职的保罗·冯·兴登堡和阿道夫·希特勒。据说,当时德共的竞选口号是“投票给兴登堡就是投票给希特勒,投票给希特勒就是投票给战争”。口号写得又准确又响亮。1933年台尔曼在柏林被盖世太保逮捕,1944年濒临绝路希特勒想起了集中营里的台尔曼,将他杀害。

1945年之后,东德的城市里到处都有以台尔曼命名的大街、学校和工厂,不过现在他的雕像孤零零地站在一块小空地上,几乎无人在意。我们也是匆匆走过,朝着老城区的地标赫尔德大教堂走去。这座教堂正式的名字叫圣彼得和圣保罗教堂,有一个线条优雅、黑瓦饰面、在阳光下灿灿生辉的尖顶,在老城区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望见它纤细的顶端。教堂内部最著名的是由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画家卢卡斯·克拉纳赫(Lucas Cranach)父子完成的圣坛雕刻。马丁·路德来这里传过教。在往前走一点,就是热闹的Markt。在这里有一座所谓“后哥特式”的市政厅,不算特别壮观;对面是一座被称为“城市之家”,我站在远近欣赏了不少时间,被它侧面的绿色木结构线条吸引住了,如今这里就是魏玛的“旅游信息中心”(Information);紧挨着它的旁边也是一个景点,就是老卢卡斯·克拉纳赫的故居。

但是Markt热闹的一景,根本不是这些老建筑,而是很多人围住的一处卖烤香肠的摊点。这个“烧烤摊”几乎出现在全球所有去魏玛游客的相机里,我们也不免俗,拍了一张。因为这就是著名的“图林根香肠”,这个“烧烤摊”已经国际化到,旁边竖着的小黑板上写着日文、韩文、中文还包括繁体字和简体字!后来,图林根香肠成了我们爱吃的快餐,虽然一根粗长巨大的香肠、夹在两片小小的面包里、还被抹上黄色或红色酱,乍一看觉得极其怪异,但确实好吃。

用罢香肠,我们坐在旁边的台阶上稍事休息之后,穿过两条小巷,转到了魏玛最重要的景点之一:一尊歌德和席勒握手并肩而站的雕像(背景是起草魏玛宪法的国家剧院)。从雕像上来看,是特意突出了歌德对席勒的爱护之意,从外貌上来看,一老一少,实际上他们相差是十岁。这个塑像非常有名,据说全世界许多城市都有复制品。歌德对魏玛来说几乎意味着一切(起码在文化上)。1776年,30岁不到的歌德来到魏玛公国做“枢密公使馆参赞”,几年后应年轻的大公卡尔·奥古斯特之请进行政治改革,歌德在这里还开始了自然科学的研究。1787年歌德结识了席勒,他们的友谊持续席勒去世,如同这座著名的雕像所表现的。众所周知,他们合作的时期成为德国文学史上的“古典主义”时代。歌德在魏玛一直住到写完《浮士德》,说完那句著名的“多些光!”,然后去世。

但是,我们并造访歌德故居和席勒故居,对于不甚了解德国文学的我们来说,花时间寻找并参观名人故居有点浪费时间。我们最直接地走进了包豪斯博物馆。来德国之前,我的心愿就是去三个包豪斯——魏玛、德绍和柏林——的校址去看一看。不巧的是在魏玛我们错过了进包豪斯大学参观的机会;而德绍因路途不顺,最终没有去成;去柏林的时候包豪斯正在修缮,闭馆了。好在我们到这个博物馆,小小回顾了一下包豪斯的历史,但展览过于简陋,走一圈不需要花很多时间。说起来,包豪斯学校打破了工艺技师与艺术家之前的职业阶级观念,影响到我们如今的生活的各个方面,从我们现在坐着的椅子、用过的水壶到建筑与室内装饰——“它改变了一切东西的模样”。好玩的是,在包豪斯没有教师与学生的分别,叫做“大师”、“熟练工”和“学徒”;也没有科系,只有“木工工坊”、“编织工坊”、“陶瓷工坊”、“书装工坊”等几个工作室。包豪斯的创始人是建筑师沃尔特·格罗比乌斯(Walter Gropius),他当时著名到马勒的遗孀都曾答应嫁给他。格罗比乌斯请来的重要教员都是画家,被聘为“形式大师”、“色彩大师”,其中有约翰·伊登、保罗·克利、康定斯基,后期还有乔治·蒙克。所以,在包豪斯博物馆参观,其实是接受一次现代设计史教育。

从彩色的点面线里走出来,投身到外面的小广场去,立即就能感受到魏玛最鲜活的生气气氛。我们走过时,从这边看见两个小小的小提琴手正在表演,从那边有时露天咖啡座上闲坐的人们。随便在错综复杂的小街小巷里走走,都会发现意外,比如我们从景色美丽的伊尔姆公园门口经过时,看到了普希金塑像;拐两个弯又从巴赫的雕像面前走过(巴赫在魏玛创作了大部分管风琴作品)。如果进入Demokratie广场,就可以看到卡尔·奥古斯特骑马的雕像。在雕像对面的巷口,我们没有错过看“大象旅馆”的机会。在这个旅馆里,门德尔颂、巴赫、李斯特、瓦格纳、托尔斯泰与托马斯·曼都曾经在此住过……当然,还有希特勒,他曾在旅馆的阳台上发表演讲。托马斯·曼曾经写过《绿蒂在魏玛》,把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中的夏绿蒂带到“大象旅馆”中。如今这个旅馆里有以托马斯·曼命名的大型套间。

但是比起这些声明显赫的地方,我更爱在魏玛的午后走过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角落。那些有着淡雅色彩的民居外墙,安静从容的小巷拱门,以及空无一人的僻静院落。我们穿过一条毫不起眼的街道时,看见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墙上涂鸦,表情和动作都极为认真,我一般并不近距地拍摄路人,可是也忍不住拿出相机给她留了影。魏玛之行接近尾声,对照地图走了一个6字型,回到最初来到这里的卡尔·奥古斯特大街。我有些留恋那些漂亮的民居,就走近拍了几张,回来之后在一张照片上发现有座外墙上写着一行字:“Ein Zuhause ist, wohin man geht, wenn einem die Orte ausgegangen sind.——Barbara Stanwyck”。Barbara Stanwyck不是德国人,是地道的好莱坞明星,演过比利·怀尔德的《双重赔偿》。我请教了译林社的陆志宙老师,才懂那句话的大意——家,是外面的世界离开我们时,我们想去的地方。魏玛人真是太有爱了。

在魏玛坐火车回哥廷根的路上,半个小时之后就路过了图林根州的首府埃尔福特(Erfurt)。在魏玛市中心到处洋溢着传统文化的气氛,没有意识到这是原东德的区域,但是在埃尔福特,就能感受到东德与西德的区别,在这里买食品遇到的营业员、在列车上遇到的检票员,英语基本不太会,礼貌和气质上也稍欠缺。我们一下火车,就看到许多年轻人,很多留着染色的朋克头,难看的彩色紧身裤,在站前广场大呼小叫。初来乍到,又已经算是傍晚,让我们颇有点不安。但是沿着这个城市的电车铁轨往下走,却是别有趣味。在德国的大城市中,埃尔福特是在轰炸中受损较小的,所以只要你愿意走上一小时,就能看到好几座辉煌的教堂,造型各异,全部精雕细琢,有点看不过来的感觉。马丁·路德曾在这里读书,并在奥古斯丁修道院做第一次弥撒。在一个较大的Domplatz,整个广场人满为患,即使是喝啤酒的气氛,这里也比西德的城市喧闹许多,那种氛围来得粗旷、热闹而亲切。我们也未停留,一直继续往前走,经过一座中世纪克莱默大桥,上面有30多座房屋,是欧洲最长、住户最多的桥屋。我们的路线基本跟着Lonely Planet走,这条路线的终点是一个叫“海鲜市场”的地方,但是怕错过往哥廷根的最后的快车,我们最终没有到达终点,就赶紧找路折回了。赶回哥廷根的时候,已近半夜,掐着时间,赶上了回尼古拉斯山上的末班5路车。禁不住由衷感谢这里的夏天,日长,让我们生生多出三个钟头乱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