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卫西谛,照常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影评人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】光影大师:与当代摄影师对话  

2009-05-11 23:13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图为:科恩兄弟与Roger Deakins)

本文节录自青秧的博客

  • “去年11月,波兰洛兹的camerimage电影节举办了年度摄影师论坛,电影界最牛的摄影师们济济一堂,影评人Edward lawrenson与会并采访了这些摄影师,这次谈话的内容刊登在今年4月份的《视与听》杂志上。”——感谢青秧的全文翻译

采访者首先问到这些摄影师如何成为摄影师,有好几位的回答是先成为纪录片导演,而后成为摄影师。谈到拍纪录片对摄影师的影响时:

  • 拍摄《饥饿》的Sean Robbitt说:“据我所知,拍纪录片是对一名摄影师最好的训练,因为大部分时候你都不能自由地控制光线,所以你必须先了解光的特性,这样才能更好地运用自然光。拍纪录片还能训练你的速度感、精准度、节奏感以及对拍摄对象的组织能力,这都是成为一名优秀摄影师不可或缺的”。拍摄《黑皮书》的karl walter lindenlaub说:“它教你如何看待人物和生活,也教你如何捕捉光线。可惜的是,一旦跻身好莱坞,你很快会把这些美好的体验淡忘。好莱坞大片的每一个镜头都在精准的控制下制作完成,这和拍纪录片时的灵动正好相反。拍好莱坞电影时,你必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同一种创作状态,更多的收敛你的天性而不是任其放纵肆意。总之,它不要求你有很强的创造力,但必须具备扎实的基本功。

可能是受访者太多,所以很多问题只能泛泛而谈,摘抄下面这个问题:

——你如何看待分镜图?

  • Sean Robbitt(《饥饿》):我拍戏时一般不管分镜图的事儿,导演爱用就用好了,我会看一下以做参考。但如果为一个年轻的导演拍摄他的处女作,那就很有必要预先画好重要场景的分镜图,这样有备无患,以避免可能会出现的问题。当然大部分情况下,你不可能严格按照分镜图来拍戏。一旦场景布置好,演员开始表演,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——这才是电影摄影最叫人着迷的地方。
  • Billy Williams(《金色池塘》《圣雄甘地》):我讨厌分镜图,因为你根本不可能把它照搬到镜头里。早年我拍电影的时候,没有人用这玩意。艺术范儿的导演一般都不爱画分镜图。我觉得它只有在拍战争场面的时候能派上点用场。与其机械地画分镜图,不如让演员多走几次位,根据排演的情况判断应该把摄影机放在哪个角度,如何构图。
  • Karl Walter Lindenlaub:分镜图是一个很好的工具,它能帮助你思考如何把剧本做视觉化的呈现,尤其是当场景复杂、剧组人员比较庞杂的时候,分镜图能够帮助每个人明确自己该干什么。当然,它也就仅是一个工具而已,真正开拍以后变数太多,不能完全拘于分镜图。
  • Cesar Charlone:拍《盲流感》的时候我们是双机摄影,一台拍主要的故事线,另一台捕捉一些有意思的构图和场景。我很喜欢这种拍摄方式,这样一方面能保证一定的拍摄质量和进度,另一方面也给予了很大的自由、即兴创作空间。我常常开玩笑说,人算不如天算,上帝才是最牛B的艺术家。不管你如何精心筹划,拍摄的时候都有必要多给一些空间,好让上帝的灵光注入。
  • Roger Deakins(《老无所依》等科恩作品的摄影师):在我合作过的导演中,科恩兄弟是分镜图的拥趸者,他们会为每一个场景绘制详尽的分镜图,对拍摄内容甚至细节都有清晰而且明确的认识。虽然真正拍的时候他们会把分镜图扔在一边,但得益于扎实的前期准备,他们拍片的执行力和效率非常高,能把每一分投资用到刀刃上。但是我拍得最high的一次却是1986年的《席德与南茜》,正如片中性手枪的摇滚乐一样,我拍得恣意放纵,激情四溢,严格意义上说,那不是拍出来,是玩儿出来的。
  • Michael Chapman(《愤怒的公牛》、《出租车司机》):我拍片时经常得用到分镜图,尤其是动作场面更少不了,但我实在讨厌这玩意,它扼杀了摄影师的创造性,马丁·斯科西斯是唯一一个能让分镜图用得恰到好处的导演,他的分镜图更像一张图表,只标注需要拍摄的镜头和必要的建议。我觉得那些擅长画分镜图的家伙都应该改行去画漫画!我特别爱和刚入行的导演、制片人合作,因为他们需要分镜图又不会画,我就把这活儿揽过来,胡乱画一通好让他们闭嘴。

最后采访者问到热爱胶片还是高清的问题。有位老兄这样回答:

  • Marc Koninckx:摄影师最大的乐趣就是透过取景器看光影在空气中飞舞。但是高清摄影机剥夺了摄影师这项特权——你没法对当下拍摄的画面有清楚的了解,对画面的控制更多在后期完成。最近几年高清的作品逐渐多了起来,因为能够有效地节约成本。我还是希望两种介质能够各尽其用,并行不悖。去年拿金棕榈的《墙壁之间》就是用高清拍摄的,它也是个很典型的代表。高清比较适合用来拍这样场景比较单一的文艺片。因为它的前后景都能控制在焦点范围内,这有点像电视。如果是用高清的话,摄影师和导演的关系会发生一些微妙的改变,因为导演可以通过监视器第一时间看到你拍摄出来的画面。而以前是摄影师先看样片,做出一些调整和修改以后再给导演看。而现在就糟了,导演(甚至制片人)就坐在你身边看着你拍,而你只能看到一块小小的电脑屏幕,——一些新的问题就产生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